返回新闻网首页| 旧刊浏览| 返回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7:达夫弄·人文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2年01月14日 星期五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鹿山汤家埠:人文渊薮故事长
鹿山夕景 蒋侃 摄

  区野鹤 / 文

  鹿山,海拔127.8米,是一座与其他山都不相连的“孤山”。《咸淳临安志》中说,“鹿山,在县西北五里,其状如鹿,因名”。汤家埠俗称“落水埠头”,历来是扼富春江南北交通的咽喉。清光绪三十二年《富阳县志》记载:“县镇有五,汤家埠,在祥凤村,县南二十里。”它们均位于富春江畔,人文积淀深厚,如同一脉江水源远流长。

  鹿山,又名降龙山

  根据《浙江通志》记载:“樟岩山、赤松山、鹿山之巅,皆有纤缆痕。鳖子门未凿,富阳则巨浸,皆泽国也。”也就是说,在很久以前,富阳都浸泡在江水之中,鹿山、鸡笼山,都还只是江中的一个岛屿。

  鹿山之巅有系缆绳的痕迹,可见当时的水有多深。水深则龙兴,据《咸淳临安志》记载,鹿山“世传有群龙居之,兴水旱以为民患”。

  唐太宗时期,杭州灵隐寺有位得道的高僧,法号灵悟,他听说鹿山下群龙兴灾,水患连年不断,灾民生活苦不堪言,于是就赶到鹿山,在鹿山书院开坛说法。

  灵悟法师一念经,还真灵验,群龙听了经文之后一个个幡然悔悟,纷纷离去,于是洪水就退了下去,水患从此平息。

  所以这座鹿山,又被当地人叫作降龙山。

  富春长虞翻布防鹿山

  鹿山,扼守江滨,独立一方,一直以来都是军事要地,降的也不仅仅是龙。

  东汉末年,余姚人虞翻被孙策任命为富春长。富春是孙策的家乡,派虞翻到富春履职,可见孙策对他的信任。

  可虞翻到了富春没多久,孙策就被刺客杀死了。孙策死后,按道理说由孙策所任命的各地官员都要去参加葬礼。但虞翻的心里很清楚,孙策一死,某些人就要蠢蠢欲动了。

  说得明白点,是孙策的堂兄孙暠。孙暠是孙策的叔叔孙静的儿子,在当时任定武中郎将,屯兵乌程,是个实权派的人物。他见孙策死了,孙策的两个弟弟孙权和孙翊都还年幼,便打起了武装夺权的主意。

  所以虞翻没有离开富春,他知道孙暠要想攻打富春,肯定要从鹿山经过,于是他在鹿山布防,建哨所,设烽火台。然后他写了一封信给孙暠,信中说“讨逆明府,不竟天年。今摄事统众,宜在孝廉,翻已与一郡吏士,婴城固守,必欲出一旦之命,为孝廉除害,惟执事图之”。

  孙暠见虞翻在富春已经做好了防备,于是便引军退却。

  虞翻不但守住了富春,也守住了孙策的基业,不枉费孙策对他的信任。

  抗倭英雄吴添培

  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倭寇侵扰浙江沿海,后窜入富阳。嘉靖三十四年,戚继光率兵抗倭,进驻富阳临湖、白升一带。命参将张某驻开化千家村,千户薛纲驻铜岭。指挥卢士清千户李某驻杜墓。倭将萧显部掳掠至畈头,张参将跟踪追击至小根里,斩萧显。又在石头山(今鹿山街道晖山)全部歼灭倭寇残部。

  此事在康熙《富阳县志》中有记载:“世宗三十二年倭人入富阳大掠,浙江都司佥书戚继光破之。”

  “霜溪曲曲转旌旗,几许沙鸥睡未知。笳鼓声高寒吹起,深山惊杀老阇黎。”(《晓征》·戚继光)

  说到抗倭,清朝的时候,曾出过一位名叫吴添培的抗倭英雄。吴添培(1850—1894),名承枫,字雨昆,号添培,瑞峰里人(今鹿山街道三合村),以千总尽先拔补,后以军功积阶至副将。光绪甲午年(1894年)夏天,日本发动针对朝鲜的侵略战争。吴添培率部入朝参战,随提督左宝贵统右军扼守高丽之牙山。

  牙山战役又名成欢驿之战,是中日两国军队在朝鲜进行的第一次陆战。由于左军统领卫汝客未战先遁,导致吴添培所在的右军完全暴露在日寇面前。吴添培与左宝贵转战于成欢地区,最终力竭身亡。

  吴家是瑞峰里的名门。清乾隆时期,吴茂英娶董邦达的妹妹为妻。1747年,董邦达携8岁的董诰回乡葬母。但一年后,董邦达守制仅逾一半,诏令以素服入值内廷。董邦达回京了,但董诰并未随同回京,而是居住在姑妈家里,一直住了四年,并在吴家村私塾“至和厅”读的书。

  汤家埠,始皇经此狭中渡

  距鹿山不远,就是汤家埠。

  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十一月,行至云梦,望祀虞舜于九嶷山。浮江下,观籍柯,渡海渚,过丹阳,至钱唐,临浙江,水波恶,乃西百二十里,从狭中渡。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

  《史记》中所说的“狭中”,就是此处。

  汤家埠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古富春湾的湾底。东流的富春江水从长山泷出来,被南岸江边突出的剡岭山大岩石所阻碍,这里就成了百里富春江最狭窄的地方。

  “长山泷石片帆斜,小雨初晴目眩沙。回首遥看富阳县,轻烟低照一丛花。”(《晓发富阳县》·方回)

  长山泷是一条山岗的名称,因形状像一条龙而得名。据说龙头在程浦村的鸭窠里,龙尾在汤家埠的状元坞。一到春天,山上就开满了映山红,倒影水中,江中一片红色。

  “鸟语空林日影斜,满山红染杜鹃花。女郎十五双丫角,手挈筠篮去采茶。”(《雷坞山中》·许正衡)

  清光绪《富阳县志》引《耆旧续闻》云:“所谓狭中者,即今富阳绝江而东,取紫霄宫(在今大源)路是也。江流至此极狭,去岸才一二百步,水波委蛇,始皇正从此渡……”

  据说秦始皇渡过富春江之后,兴高采烈,居然还即兴赋诗了一首。

  “郁郁兮富春,淼淼兮浙江,巍巍兮天中,吾业兮万世。”

  汤家埠又称“神仙渡”,这里一直以来都是横渡富春江的极佳之地。每到傍晚来临,渔火点点,江上往来的渡船在此落下风帆。南来北往的客人听着渔舟唱晚、和着涛声、伴着江风,沉沉睡去。

  “落纤烟林夕,萧疏画不如。水明双鹭外,秋冷一星初。船板村家屋,鱼干野客俎。梦闻鸾鹤奏,仙路近桐庐。”(《夜泊汤家埠》·吴锡麒)

  吴锡麒是清代文学家,乾隆四十年的进士,钱塘人。

  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两渡富春江,走的也是这里。

  陈起龙,官房村因他得名

  明代后期,一个读书人从汤家埠坐上了渡船,走出了富阳。

  陈起龙,字云从,在崇祯元年(1628年),与我们熟悉的民族英雄史可法,同年考中了戊辰科进士。

  据清光绪《富阳县志》载:“明崇祯陈起龙由进士累官江西道监察御史,改福建布政使参政分守漳南道参政。”陈起龙所在的村,因此也得名为官房村。

  考中进士后,陈起龙最初被任命为建昌府推官,后迁江西道监察御史。

  崇祯年间,起义军四起,大明王朝在风雨中飘摇欲坠。崇祯十年,陈起龙被任命为监军。

  今天,在陈起龙的家谱中,我们还能看到崇祯皇帝下达的敕谕。

  “兹以流寇蔓延,亟宜剿灭,而欺蒙成习,未睹荡平。已敕令督理、镇抚十面合围,军机尤须振饬。今特命尔,不妨原管巡方事务,另给敕兼管监军。尔宜照该部题准事理,乘时巡历,星速往来。每月将督理现在何处,各镇抚、将领、统兵若干,各在何处,有无获功失事,擒斩若干,损伤若干,从实奏报一次。如遇大师会齐夹攻,务要就近记功。其奋勇当先、斩获功级,并逗留退缩,致误军机,逐一记录明白,以定功罪。其战胜情形,先具大略,同塘报齐发,以凭先行赏赉。随后将功劳、罪过,酌分四等勘明具奏……”

  陈起龙分守漳南时,有贼首江世英等,往来剽掠于漳潮之间。陈起龙修理城具,选练精锐,全郡恃以无恐。没多久,贼军袭击云霄,陈起龙单车赴之。当时,浦城贼已经占领了盘陀岭。陈起龙说:“险易未习,宿卫未周,法当先守后战。”

  于是,他分队登陴四门,悬灯布列,率先周巡三昼夜,口不尝飧,目不交睫。贼势不支,贼首徐连等数百人投降。陈起龙对这些贼人区别对待,桀骜者尽斩之,其他人一律关押起来。

  崇祯十五年,李肃十、李肃七等人啸聚数千,俱戴红巾,盘踞靖安、奉新、安义三县。焚杀淫掠,殆无虚日。陈起龙时任兵备道,他会同司李胡时享、宋应星等人一起,用计谋和武力镇压了这次起义。没错,就是写《天工开物》的宋应星。

  崇祯皇帝对文武双全的陈起龙褒奖有加。包括他的父亲陈应春、母亲徐氏、已故的妻子俞氏、继妻吴氏都加以封赏。

  陈起龙工书法,尤其善楷书。在广西阳朔的碧莲峰,我们现在还能看到陈起龙于崇祯十五年所写的“江山锁钥”四个字,每个字直径69厘米,笔法浑圆端重。

  在四川乐山大佛景区的碑林里,至今还矗立着陈起龙所写的《重修凌云寺记》石碑:“天下山水在蜀,蜀山水在嘉,嘉山水有凌云……”

  陈起龙也善诗文。除《重修凌云寺记》外,我们在安徽省休宁县城西的齐云山,还找到了他写的一首诗。

  “十里迢迢得大观,天门一望入云端。幽溪鹤唳秋风晚,绝巘猿啼夜色寒。仙梵云间惊犬吠,药炉潭底试龙幡。倒垂星斗尘氛远,海上空劳说大丹。”(《谒齐云》·陈起龙)

  陈起龙累迁至福建布政司参政。

  如今,在汤家埠官房村,我们还能看到陈起龙故居的断壁残垣,那些历经风雨的青砖石柱,似乎在诉说居室主人当年的辉煌。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城事
   第05版:资讯
   第06版:专题
   第07版:达夫弄·人文
   第08版:教育
鹿山汤家埠:人文渊薮故事长
富阳日报达夫弄·人文07鹿山汤家埠:人文渊薮故事长 2022-01-14 2 2022年01月14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