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新闻网首页| 旧刊浏览| 返回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6:城事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富阳这支公益队伍已累计助浴2000余次,服务老人百余位
2021年09月14日 星期二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让失能老人舒适有尊严地洗个澡
富阳这支公益队伍已累计助浴2000余次,服务老人百余位
助浴人员合影(图左黑衣者为徐芝英)
助浴人员为老人量血压

  

  记者 张柳静 实习记者 金易梵 通讯员 潘相宜

  沿着山间村道,车子一路开进新登官塘村,穿过一条狭窄得刚好容一辆车通行的小斜坡,目的地便到了。52岁的徐芝英和两名队友从车子里搬出充气式浴池、保温水箱以及各类洗澡用品,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他们将为一位卧病在床多年的老人洗一次澡。

  2019年7月以来,富阳以公益创投的形式为全区困难家庭失能老人提供每月至少一次免费助浴服务。两年以来,徐芝英创办的富阳蓝天为老服务中心,7名专职养老护理员坚持自驾跑遍了全区24个乡镇(街道),已经累计助浴2000余次,服务老人上百余位,为失能的卧床老人及其家属带去了最实际的帮助。

  一套充气式浴池、一条浴巾,助浴和保护隐私一把抓

  为老人洗澡,听起来倒是不难,但如何让一位卧病在床的老人在最舒适的环境下有尊严地洗一次澡,这并不容易。近日,记者跟随徐芝英、金红玲和刘亚群,来到了新登官塘村一位姓徐的老人家中,现场了解了整个洗浴的过程。

  徐奶奶今年88岁,因病卧床10多年了,由唯一的儿媳妇常年照料。不过,儿媳患有糖尿病,这些年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婆婆的块头比媳妇还要大很多,平时擦擦身还行,但让媳妇带去浴室洗澡,根本不可能。而让儿子来洗,母亲也不愿意,所以,洗澡问题一直是他们家的大难题。”徐芝英告诉记者。

  但“大难题”在徐芝英到来后,基本解决了。助浴人员自带一套充气式浴池,让老人不用挪位置,躺在自己的床上就能舒舒服服地洗完澡,不光保障了老人的安全,还节省了助浴人员的不少力气。

  “奶奶,您放松,我们给您翻身了。”就在说话间,金红玲和刘亚群一头一脚将还未充气的浴池垫到了徐奶奶身上,再一个翻身,轻轻松松,徐奶奶已经平躺在了这个特殊的浴池。紧接着,气泵开始工作,发出“呼呼”响声。虽说已经经历了无数次了,但站在徐奶奶床头的金红玲还是习惯性地说一句:“奶奶,你别怕,马上就充好了。”

  浴池充饱了气就变成一张自带枕头的小床,徐奶奶躺在中间没有任何不适感。随后,徐芝英从包里拿出了一条粉色大浴巾,轻轻盖在徐奶奶身上。别小看这条浴巾,正因为多了这一层,老人眼里的尴尬减轻不少。接下来,助浴员所有的脱衣、擦身、冲水等动作,都在浴巾下进行,不直面老人的身体,为老人留住尊严。

  在洗澡过程中,金红玲会给老人简单按摩下身体,不断询问老人的感受。“这水温还舒服吗?”“这样擦重不重啊?”“这里按摩下舒不舒服呀?”不断的沟通不仅能实时了解老人的情况,还能让老人卸下紧张的情绪。

  洗完澡,卸去充气浴池,换上干净的衣服,紧闭窗户被打开,一阵清风吹散了屋内的水汽,徐奶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现在最盼望的就是他们过来了。”

  不过,事情还没做完,金红玲趁着老人手脚指甲在水中泡软了些,赶紧找来剪刀帮她剪干净。看着依旧干爽如初的床铺,一行人才笑着向徐奶奶和她的儿媳道别,赶赴下一位老人的家中。

  “初次上门,很多家属和老人会有顾虑,但体验过一次后,他们都会同意继续服务,因为我们不光有专业技术,还把保护老人尊严作为重要的一步。”徐芝英告诉记者。

  助浴的背后,“讲究”很多

  徐奶奶在助浴项目启动之初就一直在服务对象名单中,两年多以来,除了疫情严重期间,其余时间,助浴人员每月至少上门一趟。目前,富阳蓝天为老服务中心固定服务的助浴对象有120多位,另外还有部分临时加入的助浴对象。而专职的助浴人员只有7人,其中5人持有高级养老护理证,2人持有中级养老护理证。

  “我们分三组行动,除了专职人员,另外还有部分兼职的,每组一般3个人,一周至少有3个下午的时间在开展助浴行动。”富阳蓝天为老服务中心创始人徐芝英告诉记者。

  可能很多读者对徐芝英会有印象,今年学雷锋日,本报曾报道《蓝天为老服务队徐芝英 52岁的她 做了26年公益》一文,讲述了她的公益历程。其中,为老人助浴就是她公益行动的一部分。“早期,我在上门探望老人的过程中发现,富阳有不少同徐奶奶一样的老人,他们的洗澡问题困扰着家人,我就想,要是富阳有这样一个专门助浴的组织,或许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徐芝英告诉记者。

  但想想容易,做起来难,首先为老人洗澡的资质问题就难倒了徐芝英。在区民政局相关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她找到了一批愿意从事养老服务的人员,自掏腰包带领他们一起参加养老护理员的培训班。“之前不知道,上了课才明白,原来给老人洗澡‘讲究’的地方非常多。”徐芝英说。

  比方说,洗澡前,助浴人员首先得检查室温以及老人的身体状况,如果是冬天,那就得提前两小时到老人家中,开好空调或者他们自带的取暖器。此外,助浴人员还会带上一次性的医用手套,保护老人,也保护好自己。另外,在助浴的对象中,有些老人由于刚手术后插着导尿管,或者带着集尿袋,洗澡的过程还需要为老人消毒,只有接受过专业的培训才能操作。

  因为助浴的对象都是有基础疾病的老人,他们的安全最为重要,徐芝英提前同医院联系好,一旦发生意外,救护人员将第一时间到位。有一回,徐芝英和队员们一起为一位首次接受助浴服务的老人洗澡,结果刚洗了上身,老人突然脸色发白,徐芝英赶紧停下来,拿出血压计一测,血压正常,询问老人,他也表示并没有什么不适。

  徐芝英立即联系了医生,得到答复,可能因为老人很久没有洗澡,一来对热水不适应,二来或许还有一些紧张,这才导致脸色发白,如果老人没什么不适感,可以先观察不用立即送医。徐芝英这才卸下了紧张。为了让老人有一个适应过程,最初几个月,他们给老人洗一个澡要分两天,一天洗上半身,一天洗下半身,直到老人适应过来。

  这样的团队,全省少见

  在经历了3个多月的尝试过后,徐芝英带领的富阳蓝天为老服务中心摸索出了为失能老人助浴的一套成熟程序。2019年7月,她的助浴项目成功申报成为市区两级公益创投项目,每年由政府投入资金15万元,大大缓解了资金困难问题。

  “洗一次澡助浴员补贴为60元,另外还有车费、洗浴用品费、设备费等,这笔钱我们得精打细算地花。”徐芝英说。有了政府的支持,他们坚持的动力更足了。

  在徐芝英和队员们看来,助浴不仅仅只是给老人洗澡。他们守着让老人生活得更幸福的初心,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态度,用心对待每一位老人。“谁也不知道这一次的洗澡会不会是最后一次,我们希望每一位老人都清清爽爽地来,体体面面地走。”徐芝英说。

  就在前不久,他们曾助浴过的一位87岁老人刚过世,为老人最后一次助浴的情景让徐芝英印象深刻。老人由于一个月没有排便,脸色极差,肚子硬邦邦的,躺在床上满眼无助。在为老人洗澡过程中,徐芝英和他们队友们为老人做了按摩,甚至还用手帮助老人排便。徐芝英说:“可能别人都会觉得脏,但我们助浴员不会,这是我们的职责。”

  两年多的坚持,徐芝英和她的富阳蓝天为老服务中心赢得了老人和其家属的肯定。“像这样专业又用心做好老人助浴工作的团队,全省范围内都少见。”区民政局养老服务指导中心主任胡卫东告诉记者。

  然而,要做到服务好这个特殊的老年群体,富阳要做的还有很多。记者从区民政局了解到,目前富阳困难家庭的失能老人数量在上千名,助浴需求非常大,但有专业技能的公益组织却只有一个。“这项工作满足了老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对提高他们的幸福感至关重要,但目前专业人员缺乏,社会力量单薄,资金不足,还需要所有人的努力。”胡卫东说。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时政
   第04版:春江两岸
   第05版:时政
   第06版:城事
   第07版:综合
   第08版:城事
   第09版:达夫弄·醇文学
   第10版:教育
   第11版:教育
   第12版:教育
让失能老人舒适有尊严地洗个澡
富阳日报城事06让失能老人舒适有尊严地洗个澡 2021-09-14 2 2021年09月14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