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新闻网首页| 旧刊浏览| 返回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8:达夫弄·醇文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荻花之舞

  □余毛毛

  城市远郊冬天的江岸鲜有人来,我在江堤上骑行了几公里,也没有遇见一个人。是啊,来了干什么呢?冬天的江岸荒凉的因素太多:江水枯瘦得有气无力,缓慢地流着,露出大片灰白的沙滩;杨树光秃秃的,像一根根粗木棍杵在江滩上;江滩上遍布枯黄的落叶,人踩上去,会看不到自己的脚,发出空洞的吱吱的回声;灰白的野草大面积地倒卧着;除了小得不起眼的粉白色的蓼花外,江滩上找不到任何花朵……然而,我还是来了,而且心情如此摇曳和欢乐,因为我是来看荻花的,长长的江堤就像一个我可以任意走动的长长的剧场,我可以随时随地坐下来,看一场荻花之舞。

  这当然是阳光很好的日子,谁会在雨中、在雾中、在风雪中到无遮无蔽的江堤上来呢?而且这样的天地大舞台也只能以阳光为灯光,以长江及江南岸的群山为布景。我是来看荻花的专场之舞的,因为演员全是它们,那些柔和的、乳白的,毛茸茸的、泛着亚麻布那样温暖色泽的精灵们。当然,它们也不会只给我看一个节目。在一个闸口旁,我看第一个节目,这是个小节目,演员只有7个,也就是说只有7枝荻花,它们高低不一,有的俏立,有的摇摆,有的扭腰,有的点头……随意而率真,活泼而烂漫。风是它们的导演,风要求它们舞出它们最美最让人赏心悦目的样子。

  看了十来分钟,我想我得换一个场地,都下午三点多了,太阳已经有些西斜。我又往前骑,在一块“禁捕禁捞”的标示牌前,我看到一大丛密集的、足有几十个平方的错落的荻花群。我停了下来,坐在水泥堤坝上,从包里拿出茶杯、香烟、相机、望远镜,一幅大派头。风这个导演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来了这么个唯一的尊贵的观众,你叫它如何不激动?于是它一声令下,那荻花群瞬间变成千万面往同一个方向飘扬的旗帜;我有点兴奋,站立起来,导演受到了鼓舞,于是又呜的一声长啸,那些荻花们于是加大了它们的动作,那一刻,它们像千万匹奔腾的骏马扬起的马鬃,全都是全力以赴,勇往直前。我眩晕起来,那时候,我感到自己也奔驰在这辽阔悠远的天地间。

  还有什么好的节目呢?我得抓紧看。在大桥边,我又看到了一个大舞台,有多大呢?足有一个学校的操场那么大,演员们已密密麻麻地列好队在等我呢!而我终于来了,那么还等什么呢?那就跳吧!那么一大片荻花在阳光下闪烁,在风中摇摆,这样的阵势我何曾见过?那时候我看到了天真,看到了青春,看到了活力,看到了欢乐,看到了珍贵的诗情和画意,看到了灵感和天才的创造力,看到了生活的动力和源泉。

  阳光已经泛红,而我还要赶二十多公里路才能到家。我骑上车,不再躲让年久失修的大堤上的石子和坑洼,颠就颠吧,我的脑袋一直扭向江岸,我的目光一直落在江滩上那些演员们身上,我向它们告别,感谢它们为我表演的优美和真情之舞。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城事
   第04版:春江两岸
   第05版:富阳党建
   第06版:城事
   第07版:资讯
   第08版:达夫弄·醇文学
鹳山东麓言子陵
外婆的菜园
荻花之舞
我所见证的悲哀与坚强
富阳日报达夫弄·醇文学08荻花之舞 2021-02-23 2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