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新闻网首页| 旧刊浏览| 返回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09:达夫弄·醇文学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奔跑的荠菜团
  □许志华

  冰箱的冷冻格里贮存着好几团冻成冰坨子的荠菜。这些荠菜是我久居乡野的岳父母一朵一朵在附近的果园里挑来的。最早的荠菜挑于11月,最晚的挑在春节之前。对于懂得荠菜的人来说,那时正是荠菜最为鲜嫩的时段,那种鲜嫩,打个比方,是可以和山中茶园里最早冒出枝条的新芽相提并论的。

  荠菜是舌尖上的美味,从古到今,深受人们喜爱。诗经中的荠菜已是美蔬的标杆。“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卑微的荠菜在唐代已成宫廷雅食。宋代文豪、美食家苏东坡夸赞荠菜是“天然之珍”,“虽不甘于五味,而有味外之美”。范仲淹作《荠赋》则嚼出了宫商角征。妙哉!吃荠菜还能吃出音乐的味道。

  荠菜有很多吃法。古籍记录,荠菜加米粉同煮为荠米糊,久食可延年益寿;荠菜粥,清肝明目;荠菜凉拌,可配白粥或做下酒小菜;嫩荠菜可下火锅吃,是一口解腻消食的清鲜;和鲜肉冬笋末同拌可做春卷。平常,这种外脆里嫩的春卷放不到正式开席,就被贪嘴的小孩子一根接一根抢着吃完了。此外还有荠菜饺子、荠菜馄饨,都是吃了以后让味蕾默默惦记的销魂滋味。

  让人齿颊留香的荠菜,看上去很柔弱,但其实是一种生命力特别强的野菜,不惧严寒,不择地壤。在野菜界,应该说它是当之无愧的春之信使。这信使早已抵达了上帝创造的乡村。田间地头常见,塘坎溪岸习见,房前屋后多见。这信使也早已悄悄抵达了人类所创造的都市,东一棵,西一棵,虽然零零落落,也许无人理睬,甚至命运堪忧,但总带着信使固有的笑颜。比如有一天,我沿着黄昏的运河散步,在游步道的石板夹缝里发现了一棵长得有些委屈的荠菜,而它的同伴,早已随岁岁年年的春风走到了千里之外。

  从冰冻格移到冷鲜格中慢慢解冻的“荠菜团”,它的下半球还包裹在凛冬的冰晶中,上半球,已是一派鲜绿的江南春色!

  人间三月,河流解冻,草木萌芽。伴随着命令闪电拉开春之序幕的雷霆,一只足够结实的荠菜团,裹着磅礴的诗意,表面粘满鸟语花香,从荒寒的大地深处轰隆隆地滚来。

  一只满载春消息的荠菜团,像美好的春天本身,带着祝福的光晕,滚过每一个在日常中消逝的美好瞬间。滚过大雪纷飞的十二月,滚过一家人围坐吃春卷的立春,滚过雨水,滚过惊蛰,滚过繁华似锦的春三四月。在古老的华夏大地上滚动着。一个开挂的荠菜团,一场沿袭最美的节气路线你追我赶的马拉松。

  它是要跑到饺子中去的,它也是要滚到春卷里去的,它还是要跑到团子里去的。它是奔着舌尖去的,它也是奔着春光去的,它还是奔着人类最深最浓的感情去的。它是奔着一首诗去的,它是奔着故土家园去的。

  一只只从时间和历史深处滚来的荠菜团,国家地图上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小点。一只滚动的荠菜团,代表一颗向爱向美滚动的心灵。一只决心带着旧时光一起奔跑的荠菜团,它就是一种翠绿的乡愁。一只跟着感觉滚动的荠菜团的爱情,它是奔赴和等待的距离。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春江两岸
   第05版:城事
   第06版:专题
   第07版:资讯
   第08版:关注全国两会
   第09版:达夫弄·醇文学
   第10版:广告
   第11版:教育
   第12版:专题
父亲
奔跑的荠菜团
春天的消息
春天这个美嫁娘
安贫乐道
富阳日报达夫弄·醇文学09奔跑的荠菜团 2019-03-15 2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