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新闻网首页| 旧刊浏览| 返回数字报首页 | 版面概览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第10:达夫弄·悦览室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读郁达夫
~~~——读郁达夫
~~~——读郁达夫
~~~——读郁达夫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 出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夜间散步
——读郁达夫
  □蒋静米

  《春风沉醉的晚上》以散步作结,郁达夫喜欢写散步和哭泣,这是两件好事情。《一个人在途上》开篇就提到了卢梭《孤独漫步者的遐想》,即使是在巴黎的郊外,孤独也并不会舍弃人们而去。郁达夫在漂泊的旅途当中感到的,和卢梭在葡萄园中的颠倒梦想相同,感到人在世上是这样落得孑然一身。幸好散步给了这样的人一个空间,这个空间不是固定的,它可以随我们的步伐而随时移动,只要我们在哪里散步,我们就可以制造出一个不受外界打扰而具有冥想、追忆或是走神功能的空间。散步许诺给我们的疆界几乎是百无禁忌的宽阔。《江南的冬景》数次提到出去走走,到了结尾,连文字都不必再写下去,不如搁笔,去湖上散散步吧。《沉沦》中的主人公形象也是,捧着华兹华斯的诗集尽在那里缓缓地独步。郁达夫写过一些游记,而旅游和散步却截然不同。在游记中,很明显看出这是江南地带的行旅,西湖藕粉、桂花糖、龙井芽茶,混合着浙江土音的抑扬腔调,蒙着一层上个世纪的滤镜,可以讲是很诗意了,更不用说那些文人气的笑话。郁达夫自述半生中呆过最好的地方还是北京,富丽典雅自然不用说,更妙的是防寒装置。关于南方供暖的话题已经持续几年,江浙人民对暖气都艳羡不已,郁达夫也表达了对北方冬天暖和的室内的喜欢,泥墙暖坑,在这样的屋里吃酒吃羊肉,大概是非常好的。

  散步是件非常普通的事情,每个人都难免有这样的时刻,只是在那里走路,放任思想随便走到哪里。在散步时,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交谈、看风景,在当代,我们也可以坐下来看看社交软件。但散步本身似乎已经是一件事情,尽管它是这样的没有主题,漫不经心,可以在这里停留一会,也可以到那里游览。想多感受一些周围的温度,可以走得慢一点,如果不想,也可以低头快速地走过去,丰俭由人。郁达夫与王映霞婚后居住在上海嘉禾里,那时他们经常傍晚走到树底下散步,极司斐尔路和愚园路,在谍战剧里这两个地名对应着杀人不见血的机密对决,更多的时刻大概是散步的男男女女的日常景象。日本留学时期,郁达夫曾和日本同学在名古屋附近散步,那时的散步是赏月是谈论诗文,“月光映露珠,唐国旧故良友在”。

  散步在魏晋是行散,士大夫好服五石散,嗑药之后必须行散来散发药性,否则就可能性命不保。行散在当时的诗文中很常见,后来慢慢也可以泛指普通的散步。想像当时的士人敞开衣服,大步走在路上,生和死仿佛同时在这里交界,行走在半人半鬼的飘忽形态当中。散步的历史决定了它本身难免有种逍遥的意味,现在走在路上,也不妨说自己是在模拟一种魏晋风流。《世说新语》中一个著名的散步故事是这样的,王忱和王恭本来关系很好,然而两个家族在政治斗争中分别支持不同的势力,由于受到挑拨,两人从此不再来往。有一天王恭出门行散,看到“清露晨流,新桐初引”的景象,便想到王忱其人的风度。这个故事里体现了一种十分典型的风流,两人虽然彼此疏远,但王恭对王忱这个人本身的看法从没有改变。而从景物想到人,也是非常动人。白居易有诗句,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是相似的含义。这里面的美和悲伤同样动人,即使面对着自然的景物,想到的却是人物,见不到面也可以相思。

  香港填词人陈少琪曾写过同名歌曲《一个人在途上》,借用的是郁达夫原作漂泊无定的人生感怀。尽管肉眼上的乱世远去很久了,但现在或以后的人还是会继续在郁达夫的作品里看到相似的身世和感叹,每一个无处可去的夜晚,失魂落魄的人,都会反复地回头指认那个春风沉醉的晚上。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第01版:头版
   第02版:要闻
   第03版:学习贯彻区委一届六次全会精神
   第04版:学习贯彻区委一届六次全会精神
   第05版:专题
   第06版:城事
   第07版:城事
   第08版:资讯
   第09版:天下
   第10版:达夫弄·悦览室
   第11版:广告
   第12版:广告
报章里的改革史,生活中的未来书
编辑推荐
夜间散步
博物馆是凝固知识的地方
富阳日报达夫弄·悦览室10夜间散步 2019-01-11 2 2019年01月11日 星期五